行业资讯> Echemi独家视角

疯狂!加息到24%,加息60%,世界各国加息潮!

Tiffany

2018-09-27

近期,在美元进入持续加息周期后,多个脆弱市场的货币和经济都表现出了不堪一击,为此,一些央行也采取了跟随美元的加息举措。然而,仅靠加息来调控货币的升降,几乎可以称之为“掩耳盗铃”,可能在加息的瞬间节点,短时内抑制住了本币的贬值,但长期来看,如果这一加息并不符合经济现状,可能这个市场的货币和经济将难逃美元深渊。

土耳其

土耳其央行于9月13日加息625个基点,上调基准利率至24%,大超市场预期的21%,受此消息影响,土耳其里拉短线大涨,美元美元兑里拉大跌跌5%。

事实上,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土耳其经济就进入了里拉“保卫战”的时间。而进入今年5月份之后,土耳其已加息两次,也就是说,土耳其刚刚开启了本年度的第三次加息,那么,土耳其央行本次超大手笔的加息,能使里拉坚挺多久呢?目前看来,里拉的前途渺茫,因为在外储薄弱、债务高企、通胀爆表的经济体,利率水平对市场的调节作用微乎其微。这一点,我们从今年5月土耳其央行加息两次后,里拉的弱势并拖累多个脆弱市场的表现可见一斑。随着近期的持续大跌,里拉已成为2018年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今年迄今累计下跌逾41%,土耳其8月的通胀率接近18%。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土耳其央行宣布加息的几小时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该国货币加息表现出了担忧,并称,高通胀是土耳其央行举措的结果,土耳其“应该降低这么高的利率”。埃尔多安还重申了他关于利率与通胀之间关系的奇怪“理论”,称加息只会导致更快的物价上涨。“利率是原因,通胀是结果”,这说明,土耳其官方对加息已表现出不同的看法。分析认为,土耳其央行或对加息能否真正扭转里拉的持续大跌也并不确定,但他们却不得不“病急乱投医”,或许看看阿根廷央行大举加息后,阿根廷比索的表现,土耳其央行将更为焦虑。

报道称,鉴于里拉的脆弱以及油价的攀升,土耳其通胀目前触及200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上个月通胀率同比升至17.9%。

在央行决定加息前数小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国内房地产销售及租赁交易禁用外币,更警告高息会带来经济伤害,这曾令里拉急跌2%。

阿根廷

阿根廷比索与土耳其里拉堪称本年度的货币“双熊”。我们注意到,阿根廷央行在8月底紧急宣布加息,幅度高达1500基点,至惊人的60%。但此举还是使得比索遭遇疯狂抛售,一度跌破41,不断刷新历史最低位。唏嘘的是,在今年第二季度,也就是美元今年第二次加息之前,阿根廷央行曾经在短短的八天时间内,宣布加息三次,将利率直接提高至40%的水平。但依然还是没解燃眉之急,而到了必须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助的境地,可大跌眼镜的是,就在IMF与阿根廷达成500亿美元贷款协议之后,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当日反而加速跌破25关口,并一度创出新低。

政府外债规模过大

自2016年起,阿根廷政府通过多种形式大举发行主权债务融资,外债规模大幅扩张,截至2017年底,阿根廷外债余额高达2329.5亿美元(占GDP比值约为40%),远高于20%的世界警戒线,而相对应的是,阿根廷的外储只有600亿美元。如今比索兑美元的急剧贬值让市场质疑阿根廷的还债能力。

通货膨胀加速上涨

另一面,阿根廷通货膨胀率不断高涨。据阿根廷统计局官网,阿根廷8月CPI较上月环比上涨3.1%,其中食物和非酒精饮料环比上涨4%。据Focus Economics预计,到2018年底阿根廷通货膨胀率可能会超过30%。
不难看出,作为应急之策的加息,似乎并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保卫战”,而按经济运行轨迹来看,往往骤然加息都将令货币失去更多流动性,于资本市场而言,更是惴惴不安的因素。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或是美元正在与全球货币展开的一场博弈。

我们知道,自2015年美联储结束QE周期后,目前美元已加息7次,美联储多位官员预测,这场美元加息周期将持续至2020年,总加息次数或将累积为15次,这意味着,在未来两年,可能诸多低外储高美元外债的市场都要应对8次左右美元的大规模侵蚀。而像提前倒下的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的加息,或难以抵挡本国美元荒带来的压力。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土耳其的前两次加息和阿根廷的四次加息都没能阻挡本币的大跌了。
迹象表明,土耳其和阿根廷的货币表现或正在波及巴西、印尼、印度、巴基斯坦、越南、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埃及、南非、乌克兰至少十个新兴市场,他们或也因为美元的加息和本国外储与外债的失衡而将成为下一个土耳其或阿根廷经济,成为“脆弱十国“。

以印度经济为例,自今年6月以来,印度央行已加息两次,但卢比兑美元近日依然一度跌破70.93关口,创历史新低。卢比今年已经大跌超9%。印度央行行长Urjit Patel曾公开呼吁“美联储该放慢缩表步伐了,新兴市场经济体已经面临严重压力,应付不来了!”也就是说,尽管过去靠美元外债堆积了较为亮眼的增长指数,但今天的印度经济或已深知,过度依赖美元资本的不可持续性。

欧洲央行;2018年料紧跟美联储步伐,但结束QE前不会加息

欧元区正处在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增长的黄金时期,其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美国。 2017年第三季度,欧元区的GDP比上个季度增长了0.6个百分点,2017年GDP相比去年同比增长2.5个百分点。而美国的GDP相比去年只同比上涨了2.3%。

鉴于欧洲经济这种非常强劲的增长,市场认为欧洲央行加息的时间可能会提早。但市场也预计2018年欧洲央行可能不会加息。不过,却会逐步收紧货币政策。

欧洲央行将从2018年1月起将购债规模削减至300亿欧元,并持续至9月就是其收紧政策的方式。但是如果经济情况转变,欧洲央行也可能会改变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

野村证券分析师安迪·凯茨认为2018年欧元区的核心通胀率可能要比欧洲央行预计的高。如果这成为现实,那么将会迫使央行进一步加深加快措施。

但是,安迪·凯茨也提出了警告:政治的不稳定性可能会对欧元区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因为民粹主义的日益增多,2018年上半年的意大利大选被视为影响欧洲经济潜在的风险因素。

对此,法国外贸银行环球首席经济学家帕特里克·亚特思指出,在欧元区经济显著改善的情况下欧洲央行仍保持极度扩张性货币政策是非常危险,相信欧洲央行自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为:1、若失业率下降没有提升工资增长,将不会刺激商品服务需求并推升通胀率;2、债市泡沫继续膨胀,和其他泡沫一样债市泡沫同样危险;3、风险溢价不再反映风险现实,对于投资者来说将是一大威胁;4、极度扩张性货币在政策打压银行业;5、一旦未来受到负面冲击,欧洲央行并没有退路空间。

所以,考虑到欧元区强劲的经济增长,以及美联储收紧政策的潜在影响,和欧洲央行维持宽松政策的危险因素,这些都会促使2018年欧洲央行紧跟美联储步伐去收紧政策。

英国央行:若脱欧进展顺利,料致其至少加息一次

因为通胀压力过大,失业率较低,英国央行在2017年11月宣布了10多年来的首次加息。此外,影响央行制定货币决策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英国脱欧,如果脱欧比较顺利,一定会刺激英国经济,英国央行也会进一步实行加息。

英国脱欧毫无疑问会导致英镑的贬值。但是,鉴于2018年脱欧谈判仍然会延续,短期内英国脱欧不会引发经济不确定性。因此英国央行将能够专注于经济政策的制定,目前英国经济相比脱欧公投前表现已经很好。

英国央行需要对英国脱欧加以监督,英国债券收益率走高的主要原因是英国脱欧过渡协议签订的可能性提高,如果这一协议顺利签订,将会进一步刺激英国经济,从而英国央行非常可能加息。

澳洲联储:GDP增长高于趋势水平,或于二季度首加息

整个2017年,澳洲联储一直保持着现金利率不变,上一次降息可以追溯到2016年8月2日。2018年关键是要了解澳洲联储自中性利率立场转变的前景和可能性。

澳洲联储的立场是:目前的政策仍是合适的。在这一阶段,辩论可划分为两个阵营中,鹰派人士认为,非矿业投资前景的改善和劳动力市场的强劲增长都是有道理的,而鸽派人士则更担忧在收入增长疲软和债务水平上升背景下家庭消费增长面临的风险。

但汇丰银行分析师认为,澳洲联储可能会在第二季度首次加息,因该国GDP增长高于趋势水平,就业市场进一步收紧且相关的工资增长提升。在加息之前澳洲联储不太可能会给出一个巨大的前瞻性指引,因此相关的立场转变和澳元上涨可能要等到第二季度。

过去一年贸易条件改善并没有推动澳元贸易加权指数上涨,因此澳洲联储可能会乐见澳元走强。汇丰预计澳元兑美元2018年年底将触及0.8400,目前位于0.7860。

新西兰联储:通胀持续上升,料于下半年首加息

虽然新西兰工党领导的联合政府引发的政策转变一度引发市场担忧,但预计新西兰联储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加息,因该国通胀上升。

新政府建立一度导致纽元惨遭抛售,但2018年新政府的政策对纽元的利好将越发明显,包括财政刺激对通胀的影响,最低工资的上调以及限制移民政策。

汇丰银行预计2018年新西兰经济增长3%,2017年为2.6%。旅游和乳制品出口利好经济增长,国内需求也得到提升;纽元兑美元年底将触及0.7500(目前位于0.7170)。

加拿大央行:1月将再次加息,年内加息三次可期

2017年加拿大央行的政策方向开始扭转,其中在9月还意外加息一次,使得加元相应大涨。目前分析师认为,加拿大央行有提前加息的概率,油价上涨应在短期内提振加元。

三菱东京日联银行分析师就指出,市场预期1月17日加拿大央行将再次加息,且他们也持这种预期。

道明证券分析师则表示,加拿大冬季企业展望报告跟秋季版基本差不多,特别是在产能压力和就业市场冗余降低的情况下,尽管销售前景一定程度温和。这一报告无疑在支持加拿大央行进一步收紧政策上添砖加瓦。

花旗银行则更为乐观,认为加拿大央行在2018年将加息三次,因市场低估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风险,为了使得美加利差缩小,加拿大央行料会紧跟美联储的步伐。

日本央行:2018年政策续宽松,会调整国债购买收银根

就2018的政策而言,日本央行其实是几大央行里最易分析的一个,简单一句话就是:日本2018年会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但会调整国债购买来收紧银根。

分析师总结的原因是:①随着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并扩大美国与日本的利率差,2018年日本央行的日子会更不好过;② 但是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已决心只会因一件事而上调利率,那就是通胀;③如果通胀开始加速,日本央行可能会让收益率曲线略微上扬,但到2018年年底时日本实际利率不会高于年初时的水平。

1月9日在日本公布减少10年期以上国债的购买规模后,虽然并没有提供任何政策调整的信号,但市场将其视作日本央行迈向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的一步。

日本央行这一举措被市场认为该央行2018年将政策方向转向收紧货币政策。日本央行披露的数据也表明,该央行正在悄然地收紧银根。

与11月底相比,12月31日的资产负债表上的总资产已经缩减了4440亿日元(合39亿美元),至521.416亿万日元。尽管缩减规模较小,但这是自2012年末安倍经济专属的质化与量化宽松政策实施以来,第一次出现下降。

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上最大的资产类别——日本国债的规模在12月31日缩减2.9万亿日元(合250亿美元),规模达440.76万亿日元。换言之,日本央行已经开始抛售国债。

对于日元,日本央行放缓购债速度意味着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正快速减少,日元或上演欧元式的涨势。不过由于日本通胀依然远离目标,日本央行似乎并没有出现政策拐点。

 

 

 

文章来源: Echemi
免责声明:本文章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第一化学网(Echemi.com)所有

Echemi活动

入驻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