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油漆&涂料

产能过剩提前到来?小型负极厂已上演“价格战” 降价趋势渐显

2022-11-02

负极材料警惕产能过剩在业内回荡已久,近期有业内人士对透露,小型负极厂产能过剩,已上演小范围“价格战”。而据了解,小厂价格下跌尚未传导至头部企业,多家头部企业表示,目前仍处于满产状态,产品供不应求。

相较上半年紧缺状态,如今负极材料及石墨化产能释放超预期,多家头部企业均表示石墨化产能紧缺有所缓解。上海钢联新能源事业部负极材料分析师常柯表示,石墨化的产能已出现较为明显的过剩迹象,预计石墨化价格在今年底降至2万元/吨,此外,预计2023年负极材料普品会出现过剩,但整体需求依然景气。

杉杉股份相关人士表示:“如果明年石墨化价格呈现较大幅度的下降,负极产品的价格基于成本下降以及行业定价原则也会有所调整。”

“小厂价格战”,多家头部企业表示未受影响,产品供不应求

今年二季度,负极材料行业整体供不应求,个别头部企业提价,预计全年成品缺口在30-40万吨。但近期,有行业人士表示,小型负极材料厂商产能过剩,已经出现价格战。

据悉,小厂价格下跌尚未传导至头部企业,头部负极厂商仍然处于满产状态,供不应求。

杉杉股份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公司订单饱满,产能接近满产状态。根据公司今年的产能释放进度,预计今年全年有效产能在15万吨-17万吨,公司当前出货量整体与有效产能规模保持一致。

对于小型负极厂出货过剩引起的价格下跌,是否会蔓延至头部企业,杉杉股份相关人士进一步分析,公司产品主要定位中高端,与中低端的产品价格会存在一定差异。

璞泰来董秘韩钟伟也在三季度业绩会上表示,公司三季度负极材料产能利用率保持满产水平。目前,负极材料市场需求持续旺盛,产品供不应求,公司正在加快四川紫宸20万吨负极材料一体化产能建设项目。

此外,中科电气相关证券部人士也曾表示,公司目前是满负荷生产,产品供不应求。

对于头部负极厂与非头部负极厂产品价格的差异,常柯分析,小型负极材料企业价格下降,一方面其成品除了合作的电池厂外,部分成品会交付给头部负极材料厂,进行造粒、混掺等工序品质优化处理,头部大厂为压缩成本而低价收购。

另一方面,小型企业负极材料产品多为普品,品质良莠不齐且出货不稳定,以至于出现出货过剩,从而倒逼价格下调。未来随着头部大厂产能的提升,势必会淘汰部分小厂产能。

产能释放超预期,石墨化、负极材料降价趋势渐显

但即使是头部负极厂,其产品亦非没有降价的可能,随着更多成品与石墨化产能释放,目前负极材料与石墨化产能紧缺程度较上半年已有所缓解,据上海钢联数据,负极原材料、石墨化加工与成品价格较上半年有所下降。

石墨化是人造石墨生产制备的关键环节,占据负极材料生产的主要成本,此前因产能紧缺,石墨化外协加工费从2021年年初15000元/吨逐步攀升,今年上半年最高达到28000元/吨,负极材料头部企业优先进行石墨化产能释放,以提升石墨化自供比例。

不过,石墨化外协加工价格三季度已有所回落,上海钢联数据显示,截至10月26日,石墨化加工均价为2.3万元/吨。

据常柯分析,目前石墨化的产能已出现较为明显的过剩迹象,尤其某些新进入企业为抢夺订单,肆意压价至成本价格1.4万元/吨附近,但由于冬季天气渐寒带来的运输受阻或生产影响,且生产地区疫情的反复,预计石墨化价格在今年年底降至2万元/吨。

从中科电气证券部人士处获悉,业内石墨化产能紧张程度跟上半年相比有所缓解,原材料价格较一、二季度有所下降,但是就负极材料价格来看,公司价格还是(维持)较好的。

璞泰来董事长梁丰则在三季度业绩会上坦言,目前石墨化加工配套产能有所缓解,但碳化加工配套产能依然偏紧。随着行业内负极各工艺产能释放和原材料价格的回落,负极材料的价格在未来也将有一定的回落。

杉杉股份相关人士则表示,有效产能释放需要一定时间,预计明年负极材料产能整体仍然会是偏紧状态,但不排除中低端产能竞争会加剧,公司产品主要定位中高端,产能仍然偏紧张,与中低端的产品价格会存在一定差异。

其继续表示:“如果明年石墨化价格呈现较大幅度的下降,基于负极成本下降,根据负极材料行业产品的定价原则,产品价格也会有所调整。”但就目前而言,“整体产能还是比较紧张,公司负极产品价格整体稳定。”

常柯分析,整体来看,负极材料供应偏紧,尤其是人造石墨负极材料成品依旧存在缺口,随着欧洲能源危机及光伏等对储能市场的需求拉动,对人造石墨的储能方向的产品随之增加,而头部企业的产能释放势必会压缩一些部分小厂的一些订单,预计2023年负极材料普品会出现过剩。

“预计全年负极材料需求量超120万吨,其中Top5出货超89万吨,整体负极材料出货120万吨以上。随着负极材料产能逐渐扩大,下游需求端电池厂对材料端降价意愿强烈,后续负极材料价格将进入实质性松动阶段,预计2022年底中端负极材料价格在5万元/吨附近。”常柯称。

产能过剩预期下,高端化、一体化、融合化负极厂或突围

产能过剩疑云一直笼罩着负极材料行业,据高工锂电不完全统计,2022年上半年,负极材料投扩产项目29个,涉及规模400.6万吨,国盛证券10月发布的研报按照单GWh耗量1200吨来计算,对应2025年负极材料需求约299万吨。

中科电气证券部人士表达个人观点认为,行业出现产能过剩情况不可避免,产能过剩整个行业会洗牌,小型企业虽能供给负极材料产品,但是只供给普遍的负极材料产品,针对客户定制化、结合客户研发需求的产品,短时间内供给不上。

中科电气证券部人士进一步表示,产业链协同合作、产业链融合是负极材料行业的一个趋势,“我们跟下游客户合作比同行更深入,对未来市场会更加有信心一点。”据悉,中科电气继与亿纬锂能、宁德时代合资办厂后,9月再批公告显示,比亚迪亦成其中一员。

梁丰也表示,随着国民经济水平逐步提升,市场需求在增长,客户的产品也在做升级,因此中高端产品需求在上升,因此对于璞泰来来说,在中高端产品方面优势比较突出,也会更加有利。

针对产能过剩预期下,哪些企业有望“突围”,常柯分析,在石油焦、针状焦等焦类价格供应紧张、石墨化自有率不足而付高昂的外协加工费、硅基负极、硬炭等新型负极材料不断更新、下游电池厂不断压价等情况下,未来具有产能一体化、原材料等成本优势、不断创新的技术团队及超前战略布局的负极材料企业更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文章来源: 第一化学网
免责声明:本文章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第一化学网(Echemi.com)所有

ECHEMI活动

入驻企业